democracy, police power, 人權

當有人甘願為暴力抗爭負上責任和代價,警察還有用嗎?

2013年12月7日在北角一會堂外舉行的公眾集會,期間,有人向與會者投擲雞蛋,有報道指擲中了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及在場內懐疑有人投擲膠製糞便,警方之後拘捕一名男子涉嫌普通襲擊,以及另兩名男子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現在已獲保釋。

警方事後發了新聞稿「強烈譴責此等暴力行為」,又指要「以理性、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

2013年12月5日南非反民族隔離民權領袖前總統曼德拉逝世,媒體的報道基本上是將曼德拉介紹成一個黑人民權領袖英雄,為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犧牲了長達27年的個人自由。至於曼德拉曾在法庭自辯時,發表顛覆當年南非白人政權的言論,與及提及暴力和恐怖主義的說話,則沒有觸及。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孔誥烽,2013年12月5日曾在他的facebook這樣寫:「當年第一次走入Wallerstein在Binghamton的辦公室,便被這張紀念曼德拉1964年”I am prepared to die”法庭演講的巨型海報嚇窒。後來才知道,那個演講的要旨是:和平抗爭走到絕路,以暴易暴已成唯一選擇。他更在演講中表示對各種已經展開的暴力抗爭事件負責。」孔教授還說:「你可以不贊成Mandela的暴力路綫,但將他說成是和理非非,怎樣也是扭曲歷史。」

事實上,曼德拉在法庭裡公開承認他要顛覆南非政權,為了鬥爭的緣故,曼德拉沒有排除戰爭和革命,他甚至為此作了準備。曼德拉認為,當日白人政權的胡作非為,已令南非黑人無法以合法手段進行反抗,南非政府不停使用不公義的法律和暴力,禁絕南非黑人的公義反抗行為,除了暴力和顛覆南非政權之外,並無他法。

香港近年一些公眾集會或場合,不時出現一些市民對特區政府官員不友善的言行,若警方認為犯法,會予拘控,少則驅逐離場或以武力限制其激烈行為,特區政府事後住往以聲明予以譴責,強調市民要以所謂「和平、理性、合法」方式表達意見。

特區政府這種「暴力和平」二元思維,甚至以為暴力在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可能以「合理或正義」姿態出現,是大錯特錯的,即使香港社會上的大部分人,都不主張以暴力對抗政府不公義行為,亦不等如他們會必然對採取暴力的人存有反感,一些人自己不主張和自己不去採用暴行,但對小數敢於採用暴力的政治抗爭者,有可能袖手旁觀或私下讚賞,甚至給予同情,予以「勇武」的正面評價。

社會上不時出現有人以暴力進行政治抗爭,即使是輕如普通襲擊或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的行為,不會與政府行為完全無關,一味讉責而不反省和疏導人民的怨恨,是為政者的愚昧無知,當社會上有人像曼德拉不怕被拉去坐牢,願意為自己的暴力行為負責和承擔後果,即使代價完全不能與曼德拉相比,但目的是表達對當政者的反抗和不滿,而又得到其他的人的同情和體諒,甚至認為政府也要對這種暴力負上起碼是部分的責任,請問政府還可以怎樣?你仍能靠警察以暴易暴嗎?當有人不怕被拉,人民對警察的所謂合法暴力不再予以肯定時,對違法的抗爭行為表示同情體諒時,這個政權可以怎樣?

曼德拉在庭上的説話,曾包括這些內容,值得特區政府深思:隨著政府政策的結果,非洲人民的暴力行動已經成為必然,並且,除非負責任的領袖能夠提供途徑疏導和控制人民的情緒,恐怖主義將會爆發。這將令不同種族之間產生怨恨和敵意,惡劣程度還要比戰爭更差。

宣揚曼德拉政治抗爭的海報 “I am prepared to die” :
Image

Stand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