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cracy, rule of law

給李嘉誠先生的信

李生,

你好!我是誰?不重要吧。

李生,你向南方都市報說了這麽多,除了「香港不能人治」,還有「如果可以重新開始,我可能會考慮參政。」香港不能人治是老生常談,人人也懂得説,只不過李生平日對香港人政治上的死活,置之不理,今天説這番話,自然惹人著墨,可惜,你説一句「人治」,梁振英說一句「法治」,你的說話就在空氣消失了,有什麽用呢?你又為何不談談民主呢?你懂的,不過太多是非了,對嗎?對著當權者,你是很懂息事寧人的。

昔日,李生就是以商人的面孔在公衆眼前出現,你不是不理政治,而是一直以來,建制內也有你的代理人,因此,你就可以把自己的身體遠離政治,以商人的面孔示衆,這樣做好處自然多,可以靠避開當衆談政治明哲保身,還可以用在商言商的金句,用金錢代表你的行為本色,「賺到盡,你咬我呀?」我解讀李生參政的説話,就是這些代理人或許已紛紛失權失勢或歸田園居,現時在位的連你都不顧,令李生深感時不予我,要講些說話,你當然可以説這些話,人人有說話的自由嘛,怕的是說了也無用,消失在空氣中。

即使令香港人有如獲甘露的感覺,我認爲李生説的都是為你的商業王國而來的,或你個人的名譽。你說: 「如果可以重新開始,我可能會考慮參政。」 憑這兩句,我看不出李生有何政治抱負,更不能引伸李生從政,便會利民,相反,從李生過去在商界的所作所為看,即使從政,也不見得你會利民,是個好特首,當然我不認為我們要找個好人做特首,腐敗的制度,好人都變壞蛋,我們信民主,一樣你從未説過的東西。

李生一直以商人自居,不談政治,一旦說到商業利益,李生就説「在商言商」,以金錢為王,利潤打頭陣;又以什麽「股東利益」掛在口邊,股東是誰?還不就是你自己,小股民得到的,還只不過是李生桌上掉下的餅碎,你講一句,小股民不會嗲一聲,用「股東利益」為愰子,樣樣賺盡,何來利民?李生大概知道,在香港人心目中,對你又愛又恨,愛你成功實現一個平民致富的神話,帶給香港人拼搏必有成果的希望,可惜,這個神話犧牲了香港人多少的利益,一仗功成萬骨灰是啊,李生。

李生視富貴如浮雲,但對自己的聲譽,你是很介懷的,這是很自然的,因為你什麽都有,就是不一定會有好名聲,你大概不想在你死後人家走上街上慶祝,唱那首「熱烈地彈……」,以邪惡來形容你,所以你要否定地産霸權,指它是個笑話,將罪名推到當政者身上,請不要説你不能影響政府。你這樣推,目的是保存個人名節,説成罪不在我。

今日,李生是華人首富,什麽也不缺乏,就是缺乏了政治上的權力,但這不等如你真的有從政的抱負。説到底,李生是不會從政的,對嗎?但説要從政,其一只可提供給香港人一些遐想,幻想一下李生會是個好特首,這一點,李生是著數的,因為梁振英確實很差很壞,就這樣,李生又賺了。其二是告訴大家,我是個有社會抱負的人,有服務市民的志願,即是我不自利,也不自私,在参政之説上加上一些可惜、遺憾和悕虛的語調,説明自己也感為難,不能回帶,李生又賺多筆。

李生過去從商,建立了商業帝國,今日沒有權力,就說要從政,李生,你英雄遲暮,這豈不是廢話?你還替自己的説話加上「如果」和「可能」,你果然很懂保護自己,你若有心去做,豈只就是這三幾句?請不要説過去,你告訴我們今天和你有生之年,會做些什麽?請不要再説你那「第三仔」,在極權之下,空虛下的溫飽是不實在的,香港人肚子不餓,缺的就是民主和勇氣,不錯是勇氣,你富甲天下,有名望,也不站出來,香港人可以怎樣?你已賺了他們的錢,還要他們為香港犧牲付出?你還想賺?講真話、做實事、有貢獻,是你自己説的,你有話不說,有事不做,說貢獻便是多餘。

說多了,祝您老人家事事如意,身心安康!

Stand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