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碼頭工人的工運其中障礙

碼頭工人在長江中心正門外的抗議場面

碼頭工人在長江中心正門外的抗議場面

碼頭工人的罷工行動,資方是工人的敵人,敵我分明,同仇敵慨,要攻擊的目標很清晰。但實情上,在工人組織一方,連左派工會也是個障礙和干擾。

本來,工人運動與政治運動,可以分得很開,但香港的左派工會,是帶有政治任務的工會,聽命於北京阿爺。對阿爺來說,工運和工人利益,是政治的附庸,前題是不可以有破壞政治或社會安寧的行為。在今次的罷工行動中,一些行為,左派工會是不會採用的:長期罷工、爭取捐款和物資捐獻、近乎人身攻擊的針對性指駡:李嘉誠還錢和張建宗龜縮、法律對峙、媒體戰、陣地戰、以至聯絡海外工會聲援,這些都一一被歸類為擾亂社會秩序,甚至是串聯海外勢力的不當行為。而左派工會所屬工人,行動上只能相當温和,只限於按章工人,參與勞資談判和口頭施壓,如此一來,罷工工人即使下定決心,破釜沈舟,其力量也被那些仍然開工的工人所淡化,成為資方分化碼頭工人的工具。與此同時,左派工會亦未必樂見領導罷工的工會,成功奪去工人的支持和忠誠,繼而搖動既有的支持者,以致暗地裏切法令運動走向失敗或不太成功。

總的來說,碼頭工人的工運,有著這一股的政治力量和因素牽制著,要走的路不會太易。

Stand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