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同志婚姻平權在香港

當下的香港,單從文化或道德角度看,親密關係在性傾向上仍算是多元認可的,但仍存在偏執和歧視現像。過去二十年,同性間追求戀愛以至同居,較以前更被接受,因此有一定的公開化,然而,同性戀的家人,尤以父母為甚,只限於少數接受,同性戀在不少人眼中,仍視為「變態」「畸形」或「不正常」,因為沒有性傾向的反岐視、反中傷法規,同性戀者仍生活在壓力中,改善辦法,立法是唯一的方法。

法律方面,仍只限於容許或承認一種形式的結合,那便是一男一女的異性戀人婚姻關係,即使2013年W 案中,W 經變性手術(sexual reassignment surgery)後由男性變女性,終審法院判決W可與一名男子結婚註冊,其婚姻關係仍屬一男一女,與同性婚姻制度沒有絲毫點滴的關係,事實上,政府曾多番說過「一男一女一夫一妻」是香港法律下唯一承認的婚姻關係,同時亦説過不承認同性婚姻或同性伙伴結合關係 (civil partnership)。

至於同性戀人,即使歐美接納以伙伴結合形式的法律下結合,香港則全無眉目可言,香港政府亦表示過無意審視現有婚姻法律,或加入同性的婚姻組合。

香港的法律,只在刑事方面由1991年起接納成年同性戀者的親密關係,即只從肛交非刑事化接納他們,是很皮毛的平權,而非法律上的結合層次,香港仍然拒絕以民法(civil law)接納同性伙伴關係,結婚就不在講。

西方國家率先接受同性戀人客觀存在的事實,因而接納同性戀人可以與異性戀人一樣,同享婚姻的親密結合關係,立法容許同性戀人將其關係被承認,西方社會崇尚邏輯和理性推論,很自然得到這個結局,香港人深受西方理性邏輯習慣影響,同志終取得合法結合的權利,是樂觀的。事實上,同志平權往往從理性邏輯和性别平等便足以成功,例如以往同性肛交行為雙方須年滿21,才具備同意能力(consent age),但異性性行為只須年滿16,由於存在歧視和不符道理,上訴庭於 2006 年重申兩者應一致為16歲。此外,自2009 年開始,家庭暴力條例中對家暴的定義,亦涵蓋同性同居者。

然而,在現實社會道德上,同性結合在西方社會仍遭歧視,其一是在某些國家,這種關係仍流於註冊或登記性質,有官方的認可以至一紙為證,點到即止,不能與異性婚姻結合同日而語,例如生兒育女的權利,理論上,他/她們可以透過人工受孕或代母產子而生養自己的兒女,但其法理位置卻尚無法律清楚確立,不像異性婚姻產下的孩子般一清二楚,飽經試煉建立。

其次,基於社群中的某些人士的反對或壓力,特别是基督教派,以維護社會結構為名,道德含義為實,同性註冊結合只可被稱作世俗伙伴  civil partner,不得夫妻稱號,亦不被稱之為結婚或婚姻關係,即婚姻一詞,為異性結合代名詞,由異性結合社群獨享壟斷使用。關係上的稱號,夫妻當然比伙伴更為親密細膩,文化和道德深度亦更深,但夫妻名份,排斥同志戀人法律下的採用權,性質已是岐現,事實上,同志戀人在心靈上的親密感覺,與異性戀人的夫妻感覺,並無差異。因此,異性婚姻仍在婚姻制度上存在霸權,隨之便壟斷了同性戀人間心靈上應同等享有的親匿自由。

事實上,英國法院曾在2003年就一宗同性結婚案,審視「結婚」和「世俗伙伴」的分野,案中兩名女士已在加拿大BC省按照同性婚姻法註冊「結婚」,要求英國政府承認其婚姻關係,而非只是將之轉為「世俗伙伴」 (civil partnership),即英國的同性結合法例,法院拒絕了,指出將同性結合稱為世俗伙伴,並非歧視,婚姻的稱謂久已有之,是用於男女的結合。

要為同志的婚姻關係平權,廢除結婚註冊制度是最徹底的,這樣,異性婚姻便失去婚姻制度的壟斷位置,法律上再無任何「官方」、「正式」或「法律」地位,不存在合法或不合法,亦無須顧及是叫做「結婚」還是「世俗伙伴」。戀人間的親密關係,立刻變成一致,同性的一加一自願結合或以致是多人同性、多人異性的自願結合,與現有的異性一加一自願結合,同享法律地位,異性婚姻失去法律憑藉,不能振振有詞排斥同性關係在事實上的平等。

然而,現有婚姻制度行之有時,香港人融入一夫一妻異性的關係必然性,已成為文化道德壁壘,負面來說,是枷鎖,一下子提出將相關法律廢除,必然惹來各式各樣的反對聲音,不符現實,因此,跟隨西方國家,以依樣畫葫蘆方式推動同性伙伴結合關係  (civil partnership) ,有迹可循,是至為穩妥可靠和明智的,至今在亞洲地區,已有以色列立法承認同性戀人的註冊結合,對香港推動同志婚姻平權,有一定幫助。

另一策略是依賴香港現存的法律和制度,最重要是反歧視平等機會法規,雖則,現行反性别歧視的平等機會法,沒有包括性傾向歧視保障,但仍具備一定正面基礎,有利將來延伸立法。此外,自1991年成年同性間的肛交行為非刑事化和1995年平機法律出現後,同志關係平權已有一定基礎。

另外便是《香港人權法條例》,保障公民不因個人性頃向遭受政府和公共機構的歧視,此保障可惜未有包含私營機構及個人,兼且沒延伸至接納同性婚姻結合。至於《基本法》,由於第37條採用了「婚姻自由」(freedom of marriage),若「婚姻」的定義被限制於男女異性組合,對同性婚姻便起不了幫助,然而,即使這樣,不等如《基本法》禁止同性結合,同志平權仍可依賴其他方面作基礎。

最後是社會教育,因為社會對同志社群充滿誤解和盲點,必須透過認識真相事實改變。同志關係平權必須同時兼顧公眾教育和宣揚,令公衆自少接納同志關係是屬於「正常」的客觀有在現象和事實,對社會沒有傷害,與異性戀人是一致無異。事實上,同志公開個人性傾向,並在公衆埸合参與社交或政治活動,促進社群對同志身分的認識繼而接納,對同志平權運動幫助極大。無容置疑,同志們面對著的是社會上的文化道德霸權,亦有組織或社群霸權,要突破殊非容易,但時間和努力必然帶來成果,過去發生了的種種事情,足以證實這是理所當然的結局,終有日,同志戀人,可昂手步入禮堂共偕連俚,結婚成為夫妻,享受著平等的親密關係,得到心靈上的同等幸福和慰藉。

Advertisements
Standard
democracy, police power, 人權

當有人甘願為暴力抗爭負上責任和代價,警察還有用嗎?

2013年12月7日在北角一會堂外舉行的公眾集會,期間,有人向與會者投擲雞蛋,有報道指擲中了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及在場內懐疑有人投擲膠製糞便,警方之後拘捕一名男子涉嫌普通襲擊,以及另兩名男子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現在已獲保釋。

警方事後發了新聞稿「強烈譴責此等暴力行為」,又指要「以理性、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

2013年12月5日南非反民族隔離民權領袖前總統曼德拉逝世,媒體的報道基本上是將曼德拉介紹成一個黑人民權領袖英雄,為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犧牲了長達27年的個人自由。至於曼德拉曾在法庭自辯時,發表顛覆當年南非白人政權的言論,與及提及暴力和恐怖主義的說話,則沒有觸及。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孔誥烽,2013年12月5日曾在他的facebook這樣寫:「當年第一次走入Wallerstein在Binghamton的辦公室,便被這張紀念曼德拉1964年”I am prepared to die”法庭演講的巨型海報嚇窒。後來才知道,那個演講的要旨是:和平抗爭走到絕路,以暴易暴已成唯一選擇。他更在演講中表示對各種已經展開的暴力抗爭事件負責。」孔教授還說:「你可以不贊成Mandela的暴力路綫,但將他說成是和理非非,怎樣也是扭曲歷史。」

事實上,曼德拉在法庭裡公開承認他要顛覆南非政權,為了鬥爭的緣故,曼德拉沒有排除戰爭和革命,他甚至為此作了準備。曼德拉認為,當日白人政權的胡作非為,已令南非黑人無法以合法手段進行反抗,南非政府不停使用不公義的法律和暴力,禁絕南非黑人的公義反抗行為,除了暴力和顛覆南非政權之外,並無他法。

香港近年一些公眾集會或場合,不時出現一些市民對特區政府官員不友善的言行,若警方認為犯法,會予拘控,少則驅逐離場或以武力限制其激烈行為,特區政府事後住往以聲明予以譴責,強調市民要以所謂「和平、理性、合法」方式表達意見。

特區政府這種「暴力和平」二元思維,甚至以為暴力在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可能以「合理或正義」姿態出現,是大錯特錯的,即使香港社會上的大部分人,都不主張以暴力對抗政府不公義行為,亦不等如他們會必然對採取暴力的人存有反感,一些人自己不主張和自己不去採用暴行,但對小數敢於採用暴力的政治抗爭者,有可能袖手旁觀或私下讚賞,甚至給予同情,予以「勇武」的正面評價。

社會上不時出現有人以暴力進行政治抗爭,即使是輕如普通襲擊或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的行為,不會與政府行為完全無關,一味讉責而不反省和疏導人民的怨恨,是為政者的愚昧無知,當社會上有人像曼德拉不怕被拉去坐牢,願意為自己的暴力行為負責和承擔後果,即使代價完全不能與曼德拉相比,但目的是表達對當政者的反抗和不滿,而又得到其他的人的同情和體諒,甚至認為政府也要對這種暴力負上起碼是部分的責任,請問政府還可以怎樣?你仍能靠警察以暴易暴嗎?當有人不怕被拉,人民對警察的所謂合法暴力不再予以肯定時,對違法的抗爭行為表示同情體諒時,這個政權可以怎樣?

曼德拉在庭上的説話,曾包括這些內容,值得特區政府深思:隨著政府政策的結果,非洲人民的暴力行動已經成為必然,並且,除非負責任的領袖能夠提供途徑疏導和控制人民的情緒,恐怖主義將會爆發。這將令不同種族之間產生怨恨和敵意,惡劣程度還要比戰爭更差。

宣揚曼德拉政治抗爭的海報 “I am prepared to die” :
Image

Standard
Uncategorized

論盡 Bitcoin 作者:謝連忠

【Bitcoin 之一:Bitcoin的擬似虛擬貨幣功能】

我不同意Bitcoin是虛擬貨幣,這點我將另作論述,但姑且先行從貨幣角度出發。先重溫經濟科關於貨幣的概念,貨幣英文 currency,是流通的交易媒介 (medium of exchange) 。除此是貨幣價格,貨幣價格是取決其購買力,貨幣可以買入衣食住行上各種需要,我拿著一張香港政府廿元紙幣去買東西,可以成為交易媒介,買到一樣貨品。這是法律賦予貨幣的功能,即所謂法定貨幣(legal tender),這點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確有提及Bitcoin的處境:「Bitcoin的價值没有實物或發行人支持,不保證可以兌換成實體經濟的貨幣或商品。」曾俊華的質疑是對的,就是Bitcoin缺乏法定貨幣的應具備條件,即可兌換性的保證。

然而,因為有小數商戶接受Bitcoin來購買他們的服務或産品,令人認為它有類似法定貨幣的功能, 可以兌換實物或其他貨幣,就Bitcoin的購買的流通力上,曾俊華說:「有些公司更願意接受Bitcoin支付公司提供的貨物和服務,包括舉辦太空旅行的公司、網上旅行社、提供網上課程的大學、三文治店、啤酒店、薄餅店、牙醫等等。 」這些商戶,接受Bitcoin付費,是出於自願,不是法律強制,沒有法定貨幣的性質,可以隨時終止接受。大家亦必須注意,由於商戶數目少,絕不可以被視為通常現象,商戶参與可能是出於綽頭、無知、誤會或合謀,不足為據。况且,Bitcoin作為付費用,是因為價格是向上,商戶有利可圖,但如果Bitcoin出現大跌價的話,商戶很有可能會從此放棄作為付費用媒介,禁絕風險。出現這種情況,Bitcoin價值便會失去。

另一方面,Bitcoin的平台交易商,卻堅持Bitcoin是虛擬貨幣,甚至有意成為正規的虛擬貨幣,2013年12月3日,香港文匯報有此報道:「中國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台比特幣中國(BTC China)執行長子啟元稱,已經與監管官員舉行了低級別磋商,希望這種虛擬貨幣獲得政府承認,從而可以用於在內地購買商品和服務。」

文滙並引述彭博通訊社報道,李啟元日前表示,公司已尋求與包括人民銀行、中國銀監會和中國證監會在內的國家監管部門的官員商討比特幣的監管。但目前尚無法安排高層次會面。他稱,比特幣不在黑名單上,但也不在白名單上,它處在灰色地帶。

若 Bitcoin 風險之高,令人懐疑其可以充當虛擬貨幣的可行性,生意貿易買賣,豈能接受?連BTCChina 也承認Bitcoin作為投機虛擬產品,風險是極高的,Bitcoin中國官網: https://btcchina.com有這樣的風險提示/:

「比特幣的交易有極高的風險,它沒有像中國股市那樣的漲跌停限制,同時交易是24小時開放的。比特幣由於籌碼較少,價格易受到莊家控制,有可能出現一天價格漲幾倍的情況,同時也可能出現一天內價格跌去一半的情況!入市須謹慎,一定注意控制好風險!」連Bitcoin的最大交易商也同意有「莊家」在市場上活動、「一天內價格跌去一半」,向Bitcoin價格存在極大波動,風險很大,如此情境,要被政府承認成為虛擬貨幣,除非政府不負責任,便屬天方夜譚。

一些人認為,一種虛擬貨幣,只要流通或有人用作交易媒介,便算成功,毋需政府承認。但說到底,Bitcoin真的是一種虛擬貨幣嗎?

【Bitcoin 之二:Bitcoin是成功的交易媒介(medium of exchange)嗎?】

充當交易媒介,Bitcoin有其優點,特别是低成本和全球性,但成功的交易媒介必須廣泛流通和被使用,即商戶和用戶數量要多,因為它是用來進行貨品或服務交易的,現時,Bitcoin的商戶和用戶太少,是公認事實。或許將來用戶會更多,但頗無稽的是,有人說Bitcoin「擁有價值部分是因為人們使用它來交易商品和服務」,將使用與Bitcoin的價格拉上關係。道理上,供求決定商品價格,而不是功用,不過,他們硬指日後多了人用Bitcoin,價格會更高,即愈多商戶接受便愈值錢,這是個完全謊謬的説法,大家都知,即使美元(經找換)全球通行,但價格與此無關;VISA信用咭全球採用,但咭是不值錢的。此外,媒介必須價格穩定,太波動和價格朝單邊過急發展 (上或落),都不是好的交易貨幣,波動價格吸引投機者入場炒賣,令Bitcoin成為一樣高風險的投機用具多於作為交易媒介。

Bitcoin作為交易貨幣,優點並不凸出,流通性就更不能與任何一種流通國際貨幣或信用咭相比,而更重要的,是Bitcoin沒有貨幣交易保證,一張匯豐銀行的20元紙幣,上面寫著「PROMISES TO PAY THE BEARER ON DEMAND AT ITS OFFICE IN HONG KONG DOLLARS」。至於由香港政府發行的塑膠鈔票,寫明是「香港法定貨幣」,由政府出面擔保其價值和合法性,信用咭有銀行提供付款保證;Bitcoin卻是沒有政府或銀行信用上的支持的,都不利於Bitcoin發展成一種成功的交易媒介,而將Bitcoin使用者增長與它的價格拉上關係,更屬無稽。

【Xcoin 之三:Xcoin 升值原因?】

因為不止有bitcoin,為了對bitcoin公道,我們改以Xcoin稱時下的所謂虛擬貨幣。

Xcoin為何升值?一些人認為它是創新貨幣,那又如何?曾幾何時,blog也是創新產品,一個blog是不會升值的。那就是Xcoin有錢幣的功能?可以買用品?那為何八達通咭不會升值?Xcoin的現象,就是有人拿blog或八達通咭來買賣,更而進行投機。即使是科技創新,那都是發明者的事,你買了一堆Xcoin,也不會袋了他的發明。一張儲了十元的八達通咭,只可當十元用,不會因為你可用它來搭車而變成值一百元。

弄清了,到口水部分。Xcoin是由電腦加密程式產生獨有身分,叫做 blockchain,其實是一組電腦才讀懂的數字,參與者叫這堆數字Xcoin,將它形容為貨幣,因為是以加密保安,就給它crypto-currency,一個令人感到很先進創新和勁揪的名字。其實,你可叫這組數字cryto-garbage,將它形容為垃圾,給它一個價錢,用同一平台和方式進行操作,然後大家齊齊炒賣一堆堆的虛擬垃圾,沒分别。

固然,垃圾並不吸引,因為它無價值,亦無功能,但將它叫作貨幣,然後給貨幣的功能,買到一件pizza,就不同了,一些人會認為它有價值了。一些人甚至認為,有信心便是貨幣,但即使這樣,信心只是令Xcoin成為交易媒介(medium of exchange),不會因此漲價,以上講儲了十元的八達通咭,不會因而變成價值一百元。

輪到我的三腳貓經濟學,經濟課本告訴我們,本國貨幣購買力上升,貨幣面額不變,十元仍是十元,只是同一數目的鈔票,可買到的商品比以前多。不錯,Xcoin是沒有面額的,那什麽因素令它的購買力上升呢?Xcoin的「面額」或價錢又為何上升呢?一種貨幣的升值又可從外滙角度看,即是與國際貿易對本國貨幣引發的供求有關。此外,炒賣或投機也影響,另外就是政府印銀紙和其他因素,除非極端,這些因素影響不大,貿易是主因。由於Xcoin不是由國家發行、沒有國際貿易上引發的供求,Xcoin 的所謂「滙價」,就不會來自國際貿易了。餘下來的因素便是源自對 Xcoin的買賣,有人將 Xcoin喬裝成一樣可銷售的商品,是商品便可買賣了。正如一些人講,它不是商品,但有人當它是商品來買賣,它就是商品。離奇嗎?用簡單的語言解釋,就是將Xcoin當商品來買賣,加入買賣的人無意使用它,不會拿去買pizza,只關注它的升跌,即投機了,是投資嗎?那你要告訴我它的價值所在了,憑什麽因素上升了,若因內含值上升,什麽是它的內含值?還是利息?是收入?

一些人堅持認為Xcoin是貨幣,但當一樣東西成為了炒作的目標物,定義也變多餘,因爲任何東西都可以充當商品用來投機,管它有沒有價值,例如這些公司的股票:幾乎沒有業務的的英國南海公司和沒有盈利的 dot-com,兩種情况,南海公司個案與Xcoin個案最為相近,南海公司個案特色是股票不值錢但股民爭相購買,股價泡沫十足,另外便是內幕操控或交易,俗稱造市。因此,這只是一種last fool 遊戲,賺了錢的人走了,剩下便是蝕錢甚至破產的人,確實是有股民因南海公司而發達,不過爆煲後政府將賺了的錢充公。

【Xcoin 之四:怎樣才是真正的虛擬貨幣?】

這是最後一篇,乜都講晒!

曾俊華說:「嚴格來說,Bitcoin現時仍不算上是電子貨幣,只是可以進行私人或網上交易的「虛擬貨幣」。否定Bitcoin是電子貨幣是對的,但亦不應稱他是虛擬貨幣。之前一篇已說了Bitcoin是一樣「喬裝可銷售的商品」,不是虛擬貨幣。

那麽,可以有真的虛擬貨幣嗎?有的,要創建一種有效的、如假包換的電子或虛擬貨幣,有三種方法:

1、由某官方機構發行,供用戶以金錢買進,固定面額,即官方發行Xcoin,官方保證,但因為是固定面額,十元Xcoin與一張十元紙幣價值一樣;

2、由私人公司做以上事情,如銀行,但受政府監管,一如銀行鈔票設有監管,其中之一的條件便是向監管機構提供儲備作擔保;

3、電子錢包,原理便是銀行咭或八達通咭,可不斷增值,採用電腦程式而不是「咭」作載體。

簡單來説,是將沿用貨幣數碼化,十元的虛擬貨幣與一張十元的紙幣價值一樣。

知道什麽才是真的虛擬貨幣,便清楚為何一早説Bitcoin不是了。上述所有方法,都是令電子或虛擬貨幣存在實質的內含值,即金錢,現在的Xcoin是沒有的。那麽,Xcoin的市值或牌價是什麽來的?其實是它的「轉售價值」,這與鈔票面值不同,面值不會消失,但買了的東西可能轉手失敗,變成零價值,即不是內含了,錢幣的面值是內含,是不變的,也是可信任的。

因此,曾俊華將Bitcoin稱為一種虛擬貨幣是非常錯。

https://www.facebook.com/thomas.tse3

Standard

image

Uncategorized

劉兆佳很懂事

Image
democracy, 基本法

被提名權「倒退」,有違基本法循序漸進的原則

陳方安生今日公開表示,2017年的特首普選不能有篩選機制排除異見,以往的特首選舉,起碼都有一名泛民人士能入閘成為候選人,如果2017年泛民連入閘都無機會,這就是「倒退」。

她所說的一名泛民人士,是分別在2007年和2012年參選的梁家傑和何俊仁。而陳方安生提及的在入閘都無機會的「倒退」,即是一項涉及《基本法》的憲政大問題,先看《基本法》與特首選舉提名的相關章節,即近日的明星條文第45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 ….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 … 普選產生的目標。」

不被節錄部分並非不重要,只是非今次討論所在。重點是第45條中的「循序漸進的原則」,特首選舉中權利中包括被提名權,是公民參選權利所在,我曾在今年七月的一篇舊文中,以梁家傑參選為例進行闡述,說如果梁家傑在舊制可入閘參選特首,政改後新制因提名制度收窄變了不能入閘,選舉制度便因為在被提名權方面被削而變成「倒退」,違反《基本法》「循序漸進」的原則,有fb好友稱此為「梁家傑 Test」,相當貼切。因此,李飛說的「機構提名」的「集體意志」議決方式是不符《基本法》。

今年七月的一篇舊文中的相關內容,經修正節錄如下:

另一方面,要乎合《基本法》的要求,要兼談「循序漸進的原則」。現時的政改討論,就《基本法》第45條指「循序漸進的原則」,缺乏仔細討論。所謂「進」,固然是指「更進步、更開放」。在以往特首選舉中,泛民政黨人士梁家傑和何俊仁,也曾取得足夠的提名票(100或150選委提名),成功參與特首選舉,若日後港人可以普選特首,泛民卻因篩選機制比以往更難參選,便屬荒謬,有足夠事實証明不合乎《基本法》「循序漸進的原則」。要測試新的政改機制,是否有違基本法「循序漸進的原則」,做法簡單,是假設2017年的特首普選提名階段,泛民主派再度同心推舉梁家傑作候選人,卻無法按新的機制成功入場,不論這是以「愛國愛港」條件作篩選,抑或是「提名委員會」充滿阻撓泛民參選關卡,便足以証明新的機制足「退」,不是「進」,等如新的機制違反或不乎合基本法第45條所指「循序漸進的原則」。

Standard
democracy, rule of law, 基本法

按陳弘毅的方案,8萬公民提名便可出選特首

基本法委員成員陳弘毅在報章撰文,以個人身分提出建議方案。我唯一讚賞的,是他提出了八分之一這個神奇分數和60多萬這個選民基礎。我認為60多萬的選民,八分之一便是大約8萬,這便是公民提名方案的具體數字,引伸出來的,便是任何人有8萬個選民的提名,便可出選特首。

陳弘毅以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日前作出的主張作前題:

1、提名委員會由四個界別組成,按原有選委會格局。

2、機構提名。

陳弘毅提出改進措施,即加大四個界别的人數,用意是擴大選民基礎。他聲稱,選民基礎可以由現時的20多萬,增加至60多萬。

陳弘毅的想法是依舊排除公民提名,始終拒絕將公民提名的原則參入提名機制,接納李飛所提出的作為框架,是一個忍讓方案,絕不民主。我認為所謂「選民基礎」是有誤導的,大家都清楚,選民要選出的,只是「提名的投票人」,不是選特首候選人,有人叫它做「間接提名」,其實也是欺騙公衆。至於增加人數,加多了提委會委員數目,只是將小圈子加大,但它仍舊是個小圈子。選民投票選出了界别中的提委,之後便失去對提委的控制,不受選民意旨左右,即使投票前做意見調查或意向投票,對提委亦不具約朿力,提委投的是不記名票,選票花落誰家無從稽考。另外,小圈子人數終歸有限,提名結果易受游説、影響或操控,甚至出現以利益交換選票或賄選犯罪行為,投票制度沒有客觀的信譽保證,選民被出賣亦不得而知。如果聲稱這種「間接提名」便等同民意,為什麽不索性直接由選民選出候選人?因此,這實際上是個「偽民主」提名方案,亦証明這種「選提委去選候選人」是不會真的會代表或反映民意,所代表或反映的,只是提委會委員的意旨。

至於機構提名應如何實行,陳弘毅建議,提名委員會可以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合資格的人士可以向提名委員爭取提名,好像上一屆,有八分之一的提名委員聯合推薦,就可以成為參選人,按這個門檻,最多會有八名參選人,進入第二階段。到第二階段,設定可以有五人出線。提名委員會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向參選人投票。最高票數的五人,而得票超過提名委員會的八分之一,就可以晉身為候選人。我認為假設選民基礎是64萬的選民,八分一的提委會委員即等同8萬名選民,既然八分一這個神奇分數有此含義,為何不採納「公民提名」方案?即凡有人取得8萬個選民的提名,便可交由提委會確認提名資格,出選作為特首候選人,不得拒絕。香港人現時不滿的,是提委會是一個完全不可信的提名機制,是一個敵民意和親共的組織。提委會按中共意旨提供幾個臭皮囊,便交給香港人去選,香港人失盡了尊嚴,豈能接受。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86480

Standard